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英超 >第846章:林贵媚自杀

第846章:林贵媚自杀

我估着门靠着看他,把我心里乱七八糟地感动了一把。

肚子是涨痛着,靠在玻璃上看着他做得这么认真,把厨房弄得那么乱,可这就真是一个家。

妈妈,真的好像家啊,千寻也有家了,有人爱,有人怜,有人惜,有人心疼着。

煮得滚烫的姜水端上来给我:“趁热喝下去。”

放得红糖多了,姜也多了,又甜又辣的,喝下去肚子好是舒服。

“头发要吹干,这几天就不能洗头了。”

“嗯,你帮我吹。”

我趴在床上就不想动了,好舒服,也有些困了。

睡得有些迷糊了,纪小北还在电脑前做着事。

早上他忽然就跟我说:“千寻,咱的宝宝,还是可以回来的,天使酒店会回来的。”

我就笑,也不给他什么压力。

难得的休息,把衣服被子都洗了晾在阳台上晒太阳,窝在那儿就有点想睡。

乔东城这会儿却打电话过来给我,说林贵媚在医院里,他有事在身抽不开身去看,让我过去看看。

我赶过去陌燕就守在门口直流着眼泪,我还以为她只是说说,却不曾是真的。

癌症晚期,整个人枯瘦得不得了,真正的化疗才真的可怕,头发也光了,脸也有点变形了。

吃了药在睡,医生告诉我说:“病人的手术需要很多钱,如果再不交费的话,我们也只能请她出院了。”

“还欠着医院多少钱?”

“五万多了。”

“医生,她晚期了还有办法再救回来吗?”

医生摇头:“现在就是化疗,也只能减轻她的痛苦,是无济于事的了。”

陌燕拉着我的衣服直哭:“姐姐你救救妈妈,救救妈妈,陌燕做牛做马都会回报你的。”

我去楼梯间里打电话给岑飞,跟他说:“岑飞,酒店再少点钱,卖出去吧。”

“陌小姐,现在卖真的很不值钱,地铁很快就拆护栏了,而且员工都很想保住这份工作,现在社会各界也很多在关注这件事,都认为媒体渲染得过了头,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。”

“可是我还欠着很多钱。岑飞,我知道很好……。”

“陌小姐,如果你需要钱,我可以借些给你。”

“不是小数目,而且酒店有三千万的债务是林夏的,卖物资,卖酒店这些也能还了他的钱。”也有钱给林贵媚再继续着。

从西藏回来,忽尔觉得很多的东西,都可以放下。

我虽然憎恨于她,但是她现在的残废也是我造成的,很多的事大概就讲究个因果吧。

酒店如若不卖,纪小北也势必会去周旋,会和他家弄出很多的不愉快。

“好,即然陌小姐你这么坚持,我便联系几个有兴趣的买家,房地产商倒是挺看中那块地,出的价钱也是不错。”

我咬着指甲:“都可以见见,最好是做酒店的,可以把员工也接收过去,免了他们失业之苦。”

挂了电话看站在我后面的陌燕,轻声地说:“我在想办法治你妈妈。”

“姐姐。”她直哭。

“别哭了。”不晓得要怎么去安慰她,跟她别万博体育平台中国足球、国际足球、篮球、NBA、综合体育、奥运、F1、网球、高尔夫、跑步、彩票、等一系列精彩赛事的直播、转播、录像实时解说。还提供各种比赛下注玩法说亲近,她的存在就是我爸爸出轨的证明。

守到林贵媚醒来,她让我进去。

氧气罩里的她呼吸得不是很好,伸手去拉开点才跟我说:“千寻,你来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千寻,我这是报应,你信不信?”

我不吭声,我不知道。

“陌燕是你妹妹,不管你承不承认,她就是你爸爸的女儿,你觉得我们的存在很委屈,千寻,其实私生女的身份,更会让她委屈。”她一边说一边流泪:“她不能见光,有什么事也不能跟你爸爸说,你爸爸不肯跟你妈妈离婚,燕儿就一直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。都是生命,为什么就要这么委屈,我不停地争取,不停地索要很多的东西,可也是不能代替她想要的父爱。”

“你想我怎么做?”

“帮我照顾燕儿,我是不行的了,也不想要再浪费钱,还有套房子我不能卖了,我要留给燕儿,那是燕儿的家,千寻,媚姨没有什么朋友,没有什么亲人,可我放不下燕儿啊,你答应我,帮我照顾她好不好,她很乖的,她读书寄宿学校,不会给你添麻烦的,她一直到大学的钱我都准备好。我就是不想……不想我死后她孤苦伶丁,无处可怜。”

她是这么的爱陌燕,哪怕到了尽头也要为陌燕着想,不肯再花钱治下去。

我妈妈,也是如此的爱我的

“好的,你不要想得太多,我叫医生再给你治,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吧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“化疗,太痛了,我看到你来就好了。千寻你虽然爱恨分明,可是心却是善良的。我这破残的身体坚持了这么多年,为的要撑到燕儿能够可以独立,所以我隐瞒了财产的事,要燕儿吃苦,要她独立,活在世上着实是一个痛苦……”她声音越说越是低,泪濡湿了白枕。

“对不起。” 如果当时我没有想去撞她的想法,她就不会这样了,我到底是害了人啊。

她就笑,苦涩的笑。

“我会替你看着陌燕的。”

她是松了一口气,看着我笑了笑:“你带燕儿去吃饭吧,她都不曾好好地吃过一顿饭了万博体育平台中国足球、国际足球、篮球、NBA、综合体育、奥运、F1、网球、高尔夫、跑步、彩票、等一系列精彩赛事的直播、转播、录像实时解说。还提供各种比赛下注玩法,有你照顾着他,我便也是放心的。”说完又因为痛疼而一脸扭曲着。

我带陌燕出去吃饭,然后送她回医院里,几个护工用水清理着地,骂骂咧咧的:“要跳楼也不挑别处去,真是害死人了,到处都是血。”

“她啊,迟早也是死的了,这么跳下来倒是死得痛快,癌症晚期抗散得那么厉害哪有得治啊。”

陌燕尖叫一声,撕心裂肺地叫:“妈妈。”哭着往里面跑去。

妈妈是因为跳楼而亡,不可幸免的,林贵媚也是。

都是因爱而落,却叫生者伤心不已。

现在的陌燕,正如以前的我。

诸多的过错,似乎随着死,无论如何也是计较不了的了。

再多的爱恨,还能再带以棺材里去吗?终是一把过往,烧一把火,一声的叹息了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